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法律法规公示公告庭审直播

 

此生只爱山中行

作者:周桂彦  发布时间:2013-10-15 09:08:54


  从今天起,做一个登山的人/流汗、微笑,神游八极。

   从今天起,备好护膝、登山杖、冲锋衣……/我有一个小梦,花香盈袖、御风而行。

    从今天起,把对青山的爱告诉每一个人/告诉他们山的妩媚/被山花撞疼的幸福/我会告诉每一个人。

和每一片叶子对话/珍惜每一滴沾衣的雨露/登顶时让胸怀和衣襟一起激荡/跌倒了,对石头笑着说:爱你……

  让我们长成可以拥抱大山的臂膀/让我们花香盈袖、御风而行……

  在平原长大,对山的印象只停留在课本上学来的巍峨雄伟等壮观的词汇。七岁的时候爸爸带我外出求医时,才透过车窗第一次见到山。坐在车上,小小的心里总是担心挡在前面的山峰是不是也挡住了前进的路,待百转千回之后从山中出来,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爸爸笑着说:“豁然开朗啊”!以后的很长时间,山总是与“豁然开朗”一词联系在一起。

实实在在融入大山的怀抱竟是上了大学的时候。我的大学距离著名的狼牙山很近,新生入学后大都安排去爬山,也有接受传统教育的目的。下车没走几步就落在了队尾,那个生长在山区的男生扛着红旗好像在我气没喘匀时就到了山顶,然后又跑下来把几个女生的包接过去,再一次跑上山顶,我累得连佩服他的力气都没有。山顶的风很大、很冷,湿透的内衣冰凉地贴在身上,担心自己回去会不会像评书里讲的患上“卸甲风”。辅导员讲述英雄事迹没听进一个字,精心准备的食品一点都吃不下,喝了一口同学递过来的山泉水,胃马上被剁碎般的疼,脸色苍白地望着五壮士跳崖的地方发呆,脑子一片空白。本以为下山会好些,可连续的下楼动作让双腿越来越不听话,机械地到了山脚,竟抖得按都按不住。返校的路上,精力旺盛的同学们在文艺委员的组织下唱歌、讲笑话、成语接龙,我闭着眼瘫在座位上一言不发。山,爬山,我真的不喜欢。

  那时,小姨和姨夫在中铁山西段工作,他们为我搞到一张铁路职工的通勤票,就经常坐火车去看他们。车过娘子关便进入山西境内,窗外的风景永远是连绵的群山。火车从一个隧道到又一个隧道,车厢里的灯一直亮着,咣当咣当的撞击铁轨声、素不相识的一群人、昏暗的灯光,加上能够感觉出来的速度,整个人仿佛置身超现实的世界,奔向不知多远的远方,年轻的心会有异样的激动,对山的感觉也回归到儿时的敬仰。

  对户外运动的了解源于一位神交多年的朋友,他在参加登山俱乐部之初多次兴奋地向我描述爬山带来的快乐,让我从最初的不以为然到后来的心向往之。自年初和同事一起登上遵化境内的古长城,春去秋来,已历寒暑。打破多年来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每个周末都行走在深沉的大山里,然后带着脱胎换骨的心回来,把一片深深眷恋的相思种下,于是,每天都有了美好的期盼,期盼着再次和山相逢,期盼着那份攀登的喜悦,期盼着在山顶极目远眺,远山如黛、风吹振衣的激动。

  每每站在山脚,仰望白云飘飘的山顶、弯弯曲曲的小路,总感觉是要造访仙人的居所,所以,如果没有气喘、没有淌汗就爬上了一座山,那你绝对不会看到极致的景色。只有经历了气喘如牛、汗如雨下,经历了九曲十八弯,经历了无数个“最后十分钟”,直到两眼发花,把一块石头都看成舒服的坐垫,用最后的力气,舌尖顶住后槽牙运一口气,这时,就传来了欢呼声:“到山顶了!”。

  “山顶”两个字会让汗意全消、倦意全消,大山此刻开始施展她的魔法,作为人,只有乖乖的成为魔法施展的对象。被雨水云雾滋润的草海深可齐腰,猩红的野百合放肆地绽放,红花绿草、蓝天白云,远处群山次第排开、色呈青黛,大自然美艳不可方物,让人在目眩神迷的一瞬间中毒,让人产生跨越时空的错觉,不知今夕何年。这种震撼的美会深深刻在脑海,让你午夜梦回、相思成疾,让你控制不住地一次次虔诚造访,为解渴也为疗伤。

走在山里,衣服会被雨水打湿,会被汗水浸湿,会被溪水溅湿,整个人变得“水灵灵”的,边走边听着灌满水的鞋子噗嗤、噗嗤的声音,回来骄傲地说脚掌有几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泡;精疲力竭地坐在石头上,水壶里的水冰凉,心里是渴望一杯热茶、热奶的,没有就生吃一根黄瓜吧;装在背包里的面包不可口,同伴带来的熟食太油腻,饥肠辘辘没有食欲的时候,心里是委屈的,可过后还是开心地笑说补上“吃苦”这一课很值。

一种叫“锦带”的花,在城市的马路边灰头土脸、无精打采,在花果山却漫山遍野俏生生地盛开;公园里的波斯菊被等距离的配水装置呵护着还羸弱不堪,而在山叶口最高峰却无拘无束无边无沿欢快地铺展,风中摇曳的身姿婀娜曼妙,仪态万千;最不喜欢听笼中鸟的叫声,让人感觉急躁、无奈,深山中的鸟不会像它们那样没完没了得唱,只是偶尔会短促地、轻轻地婉转一声,仿佛吸多了花蜜微醺时满足的叹息,懒散、随意,让我们这些闯入者不由自主惭愧地把脚步放到最轻。初春的山林中,落叶及膝,枯叶间冒出的各种植物都肥硕得让人认不出本来面目,才知道开黄花、撑小伞的蒲公英在属于自己的领地会因为舒适、舒心而肥胖得超过人类的想象;才知道《红楼梦》中宝钗扑的“大如团扇的蝴蝶”真实存在。这边是花香,转过弯就是松香。松树的香气甚至比花香还让人喜欢。我曾经捡几朵小松塔回家,总是用指甲掐它们嫩嫩的绿皮,然后凑上去闻它们的芬芳,才知道小松鼠为什么精灵般神秘、可爱;邻家喜欢吃松籽的小姑娘为什么山泉水般剔透、美丽。夏日的栗树林香得让人晕晕乎乎,那个八十岁仍健步如飞的看林人说,栗子花晒干点燃比蚊香的效力强百倍。哦!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真真所言不谬,书本里的内容,在行走中会得到很好的诠释,知与行的完美结合会把知识变为经验浓缩成小小的芯片植入内心,随时随地不必点击便自动播放。

  正是因为大山这样无穷的魅力、魔力,海拔1413.7米的云蒙山走过来了,双十井几乎垂直的“天梯”走过来了,盛夏正午、骄阳似火,十几公里的白河大峡谷走过来了……经过几蒸几晒、几度崩溃、灵魂出窍,还是愿意不懈地行走攀登,不但无怨无悔,反而渐入佳境……

    但是,我们不会成为山中人。李白说“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李鳝说“此生如在山中住,勾引兰花长到门”,这些都是文人墨客饱尝世态炎凉后借山水排遣苦闷时的呻吟。我们也经常说“在这里住真好”,这也是带着一丝优越感的矫情,大山不会接纳内心依然浮躁的我们,我们是在红尘中走倦了的人,是被城市空气污染了的人,我们来,只为借大山宽阔的胸怀舒展一下腰身,借大山清冽的泉水洗涤一下心肺,这一切,大山都懂得。所以,我们来时,多么热烈的欢呼雀跃都与她无关,她在那里,不忧不喜;女人总想把所有的颜色都穿在身上,她们嬉戏弄姿、一惊一乍也与她无关,她在那里轻轻莞尔,便嫣然无方;当我们尽兴离去,蓦然回首时,夕阳尽处,总见群峰连绵,默默相送,含笑不语。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40149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